江苏致祥律师事务所

首页| 关于云石| 律师团队| 业务领域| 经典案例| 法律法规|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

业务领域

新闻公告

首页>新闻公告

聊聊“讨债公司”的前世今生与

 作为执业律师,我们在执业时发现一些因合同违约、民间借贷、侵权等引发的民事、经济纠纷中,由于诉讼成本高、诉讼效率低、诉讼风险大等原因,民事纠纷当事一方或者说民事受害一方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在协商或调解无果后,权衡利弊得失往往选择放弃法律诉讼途径,特别是在“讨债公司”作出事成收取服务费用的“零成本”承诺情况下,选择“讨债公司”讨债或维权就成了这些人的不二选择。近几年市场上有不少披着合法外衣的机构进行“讨债”,这些机构趋于“隐蔽”,游走于犯罪与违法之间,硬暴力明显减少,暴力特征弱化,多使用“软暴力”和非暴力,采取“能吓不骂、能骂不打、能打不伤”的招数,用言语恐吓、电话跟踪骚扰的手段规避打击,然后进行“软暴力”催债,一般都是通过假冒律师(自称为律师团队)进行软暴力催费,这也是党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原因之一。(公安部文件:见附件一)所以,还请贵大家进行实地参考,政府官方网站查询辨伪,以避免不必要的诉累。

 所谓“讨债公司”,其实并不是真正法律意义上的公司,相对于律师或法律服务工作者通过法律途径讨债或维权而言,一般是指易“法律咨询”“商务信息”“企业管理”等名义注册成立的公司或者干脆就是社会无业、闲散人员或具有黑恶势力背景的人员取得债权人或纠纷一方当事人的委托,通过暴力或非暴力手段逼迫债务人或纠纷另一方当事人就范,并从中按标的比例收取服务费用的个人或组织,作为企业或者个人其涉黑性质不得不考虑

“讨债公司”在与债权人或纠纷当事人通过口头或书面形式确定一定提成比例,取得债权人或纠纷当事人一方的委托后,“讨债公司”即开始讨债或维权行动。事实上,债权人或纠纷当事人一般都知道“讨债公司”使用非法手段进行讨债,所以在委托“讨债公司”的书面或口头合同中明确“讨债公司”使用违法手段讨债或维权造成的法律责任与委托人无关,但这样的免责约定本身在法律上值得商榷,债权人或委托人主观上是否知道或应当知道“讨债公司”违法讨债、有没有为“讨债公司”使用违法手段讨债提供条件或便利,这些都是判断债权人或委托人是否应当对“讨债公司”违法讨债行为承担法律责任的依据,因此对债权人或纠纷一方当事人来说委托“讨债公司”进行所谓的讨债或维权在法律上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限于篇幅,本文在此不再论述。

“讨债公司”的讨债手段分为暴力手段与软暴力手段。所谓暴力手段,就是对债务人或纠纷的另一方当事人使用殴打、非法拘禁、威胁等暴力手段,达到逼迫债务人或纠纷另一方当事人立即还债或万博max官网手机版苹果损失或履行合同等非法讨债目的。但这种方式大多数在公安机关介入后,“讨债公司”的暴力手段行为能够得到制止。如果造成严重后果的,公安机关一般会启动刑事程序追究“讨债公司”讨债或维权人员在讨债过程中使用暴力手段的刑事法律责任。因此,这种直接的暴力讨债手段随着公安机关的介入而越来越少,转而使用软暴力手段进行讨债。

所谓软暴力手段,就是指通过纠缠、恐吓、滋扰、侮辱、诽谤等手段致使债务人或纠纷另一方当事人无法进行正常的家庭生活、工作、生产经营,对其形成巨大的、有形的、无形的心理强制,达到逼迫债务人或纠纷另一方当事人立即还债或万博max官网手机版苹果损失或履行合同等非法讨债目的。

那么“讨债公司”经营讨债业务的行为究竟违反了哪些法律?“讨债公司”经营讨债业务应当承担什么刑事法律责任呢?

首先,国家对包括经营讨债、维权在内所有的法律业务及收取服务费用的行为,已经过立法赋予给通过国家资格考试并获得国家司法行政主管部门执业许可的律师与法律服务工作者,除此之外的任何个人或组织均无权从事经营讨债、维权业务的法律服务。

《律师法》等相关法律法规明确规定律师或法律工作者在从事包括讨债、维权在内法律服务时有权收取服务费用,且受国家价格指导的管制,即使按照风险代理收费的,最高收费也不得超过标的的30%,存在收费或价格违法情形的应当受到相应行政处罚。

所以在律师或法律服务工作者以外的包括“讨债公司”在内的任何个人或组织通过经营讨债或维权业务收取服务费用的行为不仅没有法律依据,实际上也是违反《律师法》及其相关的法律法规。

其次,根据《民事诉讼法》第58条规定,在民事诉讼中民事纠纷的一方可以被委托的人只有:1律师、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2当事人的近亲属或工作人员;3当事人所在社区、单位以及有关社会团体推荐的公民。这也明确排除上述人员以外的包括“讨债公司”在内的其他个人或组织在法律诉讼程序中接受委托参与诉讼的可能,更不要说经营讨债业务收取服务费用。

那么“讨债公司”在法律诉讼途径以外代表委托人进行所谓的讨债或维权是否有法律依据呢?当然没有法律依据!如前如述,民事纠纷的一方当事人都没有权力通过强迫、纠缠、滋扰、侮辱、诽谤等手段向另一方主张权利,“讨债公司”当然更没有这样的权力,只要民事纠纷的另一方当事人明确拒绝“讨债公司”或其委托人的权利主张行为,那么“讨债公司”当然无权以任何理由通过暴力、纠缠、滋扰等手段强迫民事纠纷的另一方当事人,而只能以民事诉讼或仲裁的方式由人民法院或仲裁机构依法进行审理裁判及强制执行。“讨债公司”有人民法院的司法裁判权与强制执行权吗?当然没有!“讨债公司”既没有司法裁判权与强制执行权,在法律外又没有讨债、维权的途径,其又如何代人讨债呢?正所谓“皮之不存,毛之焉在”!

所以那些所谓“讨债公司”可以在法律诉讼以外途径经营讨债业务的观点是在法律上根本就不能成立的伪命题,这种似是而非的观点不仅是无视《关于取缔各类讨债公司严厉打击非法讨债活动的通知》的存在,实际上也是为“讨债公司”非法讨债过程中使用软暴力侵犯他人人身财产权利的行为脱罪,其对既定社会秩序、市场秩序的危害性不容小觑。

 再次工商注册范围没有讨债项目,讨债公司是严禁注册的。从1993年起,国家工商总局就发布了《关于停止办理公、检、法、司所属的机关申办的“讨债公司”登记注册问题的通知》(见附件二),其中明确要求各级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应立即停止为公、检、法、司机关申办的“讨债公司”及类似企业登记注册;对已经登记注册的,各级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应通知其立即停止“讨债”业务。

1995年,公安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联合下发了《关于禁止开办“讨债公司”的通知》(见附件三)

2000年,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公安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又联合下发了《关于取缔各类讨债公司 严厉打击非法讨债活动的通知》(见附件四),明令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开办任何形式的“讨债公司”从事讨债业务。

2002年,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调整了商标分类注册范围,“侦探公司”、“私人保镖”等新兴服务行业纷纷出现在新颁布的“商品和服务商标注册区分表”中,但追债公司仍在禁止之列。

令人欣慰的是,2008年12月25日,针对“讨债公司”经营讨债业务的行为,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专门发布的《关于办理侦探公司讨债公司违法犯罪案件工作会议纪要》(见附件五)中,明确规定对侦探公司、讨债公司应依据《刑法》第225条第4项“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的规定,以非法经营罪追究“讨债公司”单位及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刑事责任。对“讨债公司”在讨债过程中使用的非法手段构成其他犯罪的,依法与非法经营罪实行数罪并罚。

在大量涌现的“讨债公司”非法讨债行为对社会经济秩序与社会管理秩序造成较大冲击的情况下,作为首都的北京市司法机关为全国的司法机关树立了典范,及时以工作会议纪要的形式在法律框架内统一执法、司法理念与法律依据,依法对“讨债公司”经营讨债业务的行为以非法经营罪追究刑事责任,保障了公民(或组织)的人身财产权利,维护了社会经济秩序与社会管理秩序,更有力的提升了司法机关的公信力。

应当说北京市司法机关共同签署以非法经营罪对“讨债公司”依法进行打击的司法文件对全国司法机关都具有极大的司法引导和示范作用。我国是统一的成文法国家,法律上不允许对同一行为的处理出现两种相反的情况,否则必有一错!所以,依法对“讨债公司”经营讨债业务的行为以非法经营罪进行打击、制裁,不仅具有法律理论依据,也具有司法实践依据。